延安信息大全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
用户名: 密码:

快讯 延安 榆林 区县 | 图片 今日延安 革命图片 风土人情 | 问吧 问题 生活 其它 | 圣地红 红色专题 革命历史 延安精神 | 陕北民歌 歌词
分类 房产 求职 市场 | 杂谈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陕北文学 | 文化 历史 民俗 人物 | 圣地游 旅游快讯 旅游景点 延安游记 | 企业名片 快讯

延安市交通违章查询  延安问吧  延安房产信息  陕北民歌大全  陕北说书大全  延安市卫星地图  网上虚拟延安  延安网站建设专家  2011年延安秧歌视频

海淀区西颐中学戴明回忆在梁家河的日子

2017-01-04 08:48:46 作者:未知 来源:延安日报 网友评论 0

    梁家河插队知青名单(点击进入
 戴明,1952年生。北京市海淀区西颐中学学生,1969年1月与习近平一起到延川县梁家河大队插队,住同一孔窑洞。1970年招工离开梁家河,曾做过教师、科技副县长,西安地质学院产业处处长,在长安大学公安处副处长(正处级)任上退休。
    采访组:学习?#21271;?#35760;者邱然  黄珊  陈思等
    采访日期:2016年6月6日
    采访地点:中央党校电视台演播室
    采访组:戴明同志,您好!1969年,您与习近平一起到陕北的梁家河村插队。请您讲一讲当年知青插队的背景和选择到陕北去的原因。
    戴明:知青插队的背景,简单来说,就是席卷全国的“上山下乡”运动。?#39056;?#24403;时都在学校上学,毛主席发出号召: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很有必要。”这个号召一发出,每一个人都必须积极响应。?#23548;?#19978;,?#39056;?#24403;时也谈不到“想去”或者是“不想去”,这就像是一场巨大风暴,把?#39056;?#37117;卷到里面了。如果?#39056;?#19981;响应号召,那肯定不?#23567;?#22914;果不走,?#28216;?#20250;的老太太、学校的老师、革委会的工作人员,就会天天找上门来谈话,动员?#39056;?#19979;乡插队。
根据国家安排,?#39056;?#37027;一批知青,插队的目的地主要是山西和陕西。我问我父?#36164;?#21435;山西好,还是去陕西好?我父亲毫不犹豫地说:“当然是陕西好!陕北可富裕了,条件很好。婆姨都不上山劳动。”我父亲之所?#26434;?#36825;样的印象,就是因为他们在陕北工作的时候,当地有一个?#20013;?#20102;多年的大生产运动,农业各方面发展得很好。而且,当时南泥湾留给我父亲的印象非常深刻。就像那首民歌里唱的“南泥湾,好地方,好地呀方,好地方来好风光……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”。所?#35029;?#20182;对我说:“你肯定要去陕北。”
那一年,我不到17岁,近平不到16岁。因为近平早上一年学,所?#36816;?#26159;?#39056;?#20960;个北京知青当中年纪最小的。
    采访组:你们从北京出发赶?#21543;?#35199;,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了。您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?
    戴明:还有些印象,一些细节还记得挺清楚。?#39056;?#26159;1月13日出发的。近平和?#39056;?#20960;个都到了北京站,当时一看,好家伙!人山人海,挤?#25216;?#19981;动。有知青,有来送行的家人,还有维持秩序的警察、军人、车站工作人员,整个站台挤满了人。当时,我的父母都去送我了,但因为人太多,他们没能挤到前面去。
    ?#39056;淺俗?#30340;“知青专列”能容纳一千多人。车停在那里等待出发的时候,?#39056;?#24515;情还是很好的。有这么多人送?#39056;牽?#22330;面这么隆重,有点儿像去?#21271;?#30340;感觉,觉得还挺光荣的。可列车一开动,车上车下就是一片哭声了,不光女知青哭,男知青?#37096;蕖?#22240;为毕竟都是些十几岁的孩子,大多都没怎么单独离家出过远门。
    多年?#38498;螅?#36817;平曾在一次访谈中回忆起当时出发的情景。他说:“在去延安的专列上,我记得很清楚,那是1969年的1月份,全部都哭啊,那整个专列上没有不哭的。就是我在笑。当时车底下我的?#36164;?#37117;说,你怎么还在笑啊?我说我不走才?#27599;?#21834;,我不走在这儿有命没命我都不知道了,我走这不是好事吗?我哭什么呢?他们听后就破涕为笑了。”
    “知青专列”从北京出发,经过河南,过黄河大?#29275;?#27839;着陇海线,一路到了西安。没换车,火车又开到了铜川。抵达铜川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。
    第二天很早就起床,吃过馒头、咸菜,之后就准备出发了。出发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。一两百辆大卡车来?#28216;颐牽?#37027;个卡车还不错,上面加了一个篷子遮风挡雨。?#39056;?#25226;行李卷、箱子都放在车斗里面,人都坐在行李上,一辆卡?#30340;?#22352;二十几个人。
    近平和我上了一辆卡车。?#39056;?#19978;车的时候,看到当时的情景壮观得很:前面出发的车在环山路上排成了长龙,黄土滚滚,铺天盖地。当时看到那个情景,?#39056;?#37117;很兴奋。等到上车走了半天,冻了一路,吃了一路的土,?#39056;?#20063;就不兴奋了。
    就这样,一路颠簸到了延安。下车的时候,?#39056;?#36523;上全都是土,变成一个个“土人”了。天已经黑了,?#39056;?#20303;在一个学校里。经过一天的颠簸,知青们非常疲惫,有人就把桌子一拼,躺在桌子上很快就都睡了。我睡不?#29275;?#23601;找?#24605;?#20010;人出去溜达。那时延安城特别小,?#39056;亲?#20102;半个小?#26412;?#36716;完了。延安当时最高的一个楼就是新华书店,是个二层楼房。整个延安黑咕隆咚的,    只有长途汽车站前面有一个路?#30130;?#23506;风一吹,灯罩“啪?#25165;?#21862;”地响,灯光一闪一闪的。当时我的心情简直没法描述——“原来这就是延安”,心里凉了半截。
接下来的一天,?#39056;?#32487;续坐卡车,从延安到延川200里地,当时那个路非常难走,全都是盘山路,在塬上绕来绕去,走了很长时间。遇到比较好走的路,车一开快了,又很冷,黄土一直不停地    从缝隙里灌进来。?#39056;?#23601;把口罩、棉帽子都“武装”上了,有什么都往身上裹。
    从这里开始,?#39056;?#23601;发现原来的大卡车长龙变得稀稀拉拉,车越来越少了。每到一个地方,就有一些车停下,一部分知青就到站了。?#39056;?#30340;心情也越来越低落,怎么越走车越少??#39056;?#24590;么还不到地方呢??#39056;?#35265;?#20132;?#20937;的黄土高原,以为快到目的地了,没想到走了那么久,还有更荒凉更贫穷的地方,当时真是感觉走到了世界的尽头。但车还是一个劲儿地往前开,最后满眼都是黄土飞扬,卡车只剩下几辆,?#39056;?#30340;心情越来越绝望了。
    近平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,?#39056;?#30340;话也渐渐少了,一是疲劳,二是忐忑,?#39056;?#37117;蔫了。车还在一直不停地往前开,总也不到地方。车上有个知青沉不住气了,就拍着车厢?#36816;?#26426;喊:“师傅,你是不是走错了?”司机说:“这条路我走了多少次,走不错的!”
    ?#39056;?#32456;于到了文安驿公社。下车的时候,发现同行的卡车已经所剩无几了。一下车,公社就给?#39056;?#27599;人发了一本《毛主席语录》,一条白毛巾。
    吃过饭,各个生产队的人?#23478;?#32463;在公社大院里等着?#39056;?#20102;,负责人一念名单:某某?#24120;?#21738;个生产队的,跟各村的人?#38498;?#20837;座。梁家河来的人帮?#39056;?#32972;上行李,领着?#39056;?#23601;走了。
    梁家河的老乡推来了一辆平板车,给?#39056;?#25289;大件行李。其他十几个人,把?#39056;?#30340;行李背上。村里的老乡对?#39056;强珊?#20102;,什么都不让?#39056;?#25343;,行李都是他们?#22330;N颐薔土?#28857;小件,有的连小件都没拎。我拿的行李是我用票买的一个很大的三?#20064;?#31665;子,我把被褥、随身物品全都装到里面了,箱子很沉。村上最壮的一个?#22303;?mdash;—一个名叫“会儿”的小伙子,把我那个箱子用绳子捆起来背在身上。
    ?#39056;?#19968;路往梁家河走。梁家河在一条很深的山沟里面,山沟窄的地方,那架平板?#24471;?#24378;能通过。终于到了梁家河,“会儿”已经累得不行了,我去拎我的箱子,他跟我说:“这是你的箱子呀?差点没把我腰背断了!”
    现在你要是从北京去延安,坐高铁?#22270;?#20010;小时,当天就能到。坐飞机当然就更快,一个多小?#26412;?#21040;延安了。从延安开车到梁家河只要一个多小时也就到了。
    采访组:你们到了梁家河?#38498;螅?#29983;活是如何安顿下来的?又是如?#38382;视?#30340;?
    戴明:到了村里,?#39056;?#21313;五个知青就分组了,其中九个知青分到一队,也叫“前队”。近平和?#39056;?#20116;个人,分到二队,也叫“后队”。他们前队有几个女生,都在一起。?#39056;?#21518;队六个男生,没?#20449;?#30340;。梁家河的生产队长就觉得,?#20449;?#27604;例不均衡,人数也不均衡,想重新分配一下。
    ?#39056;?#23244;和女生在一起麻?#24120;?#23601;跟他说:“?#36824;?#31995;,?#39056;?#19981;要女的!”
    队长说:“你们不要女的,谁给你们做饭?”
    ?#39056;薔退担?ldquo;队里给?#39056;桥?#20010;做饭的嘛!”
    队长说:“做饭的工分谁给?”
    ?#39056;薔退担?ldquo;你们队里给出工分嘛!”
    队长也不跟?#39056;羌平希?#23601;应下了。就这样,?#39056;?#21518;队的六个“和尚”住到了梁家河团支部书记张太平家里。张太平人很聪明,有文化,而且能?#30340;?#24178;,所?#28304;?#37324;让他当?#39056;?#30340;房东,这样跟?#39056;?#36825;些北京知青更好交流和相处。后来也确实是这样,太平就住在?#39056;?#38548;壁窑洞。他没事就跑过来跟?#39056;?#32842;天,也给?#39056;?#35762;团的知识。
    但是,光明白道理,光有知识也不?#26657;颐?#36824;是要面临生活中?#23548;?#30340;困?#36873;?/div>
    近平以前提到的过“跳蚤关”,这对?#39056;?#30693;青来说,确实是非常难忘的记忆。陕北那个地方,像猫啊,狗啊,猪啊,这些动物身上?#21152;?#36339;蚤,它们没事都?#19981;?#24448;窑洞里面跑,这样就把跳蚤传染给了人,人和人之间又互相传?#23613;N颐?#20845;个人在一个炕上睡,只要其中一个人身上有跳蚤,其他五个人也不能?#39056;狻?#26377;时候?#39056;?#29983;产队开会,甚至一个大队的几十个人?#25216;?#21040;一个窑洞里,实在挤不下,门口外面再坐几个。人挤人,人挨人,跳蚤和虱子肯定是要传染上的。
    跳蚤一咬,身上就起包,痒起来非常难受,抓来抓去的,皮肤就抓破了。但到后来,?#39056;?#23601;习惯了,也学会了防治跳蚤的办法:烧一大锅水,把?#36335;?#28907;一烫,?#36335;?#37324;面的跳蚤就都杀死了。
    一开始,上厕所?#39056;?#20063;不习惯。当地的厕所,就是在窑洞外面找个角落挖个坑,四周一挡,就是厕所了。厕所又脏又臭,冬天蹲在那里,寒风吹得人浑身哆嗦;夏天,蚊蝇到处都是,所以?#39056;?#22312;那里,都养成了快速上厕所的习惯,方便完了就赶紧从厕所里逃出来。像?#39056;?#29616;在这样,坐在家里卫生间的马?#21543;峽词欏?#29609;?#21482;?#19968;坐就是半个小时,在当时是不?#19978;?#35937;的。在陕北农村,洗澡也比较困?#36873;?#28107;浴当然没?#23567;?#20908;天,?#39056;?#23601;只好烧点?#20154;?#25343;毛巾往身上擦一擦。天气转暖之后,?#39056;?#20845;个人一起到沟里的水井?#21592;?#21435;洗澡,这样就省得把水担回来洗了。担水要走十几分钟,?#39056;?#21018;来,还不怎么会挑水,为了图方便,就到那口井?#21592;?#20914;凉了。虽然穿着游泳裤,但是村里人笑话?#39056;牽?#35828;大小伙子还光腚,?#38498;笪颐?#23601;再不好意思那么洗了。
    ?#26434;?#21507;的东西,?#39056;?#20063;很不习惯。不过,?#39056;?#21018;去的头?#25945;歟?#21508;自到老乡家吃派饭,伙食还可以。?#39056;?#32473;老乡支付四两粮票?#22303;?#27611;钱,老乡尽量给做好的,把家里平时舍不得吃的都给?#39056;?#20570;上。有玉米面馍馍,有豆面馍馍,这就已经是当时最好最有营养的食物了。老乡家里的小孩都看着?#39056;?#21507;,很眼馋。当然,这和?#39056;?#20043;前在北京吃的伙食比起来差太多了。
    后来,?#39056;?#22312;自己的灶上吃,伙食就更差了。当时?#39056;?#21313;六七岁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每天吃?#23433;送?#23376;、黑米糊糊、玉米糁子这些非常粗糙和难以下咽的粮?#22330;?#26377;时候,?#39056;?#33021;吃上小米饭,这?#36864;?#26159;最有营养的了。但小米饭太干了,感觉没法吃,一嚼起来满嘴窜,咽不下去。?#39056;?#32463;常吃不饱肚子,晚上睡觉的时候,躺在炕上,?#39056;薔土?#21507;的,越聊越饿。
    到了?#33322;冢?#29983;产队为了?#38431;颐牽?#29305;意弄?#24605;?#26700;好吃的,并且让全村人都来吃。那顿饭真不错?#27827;?#20843;大碗,有各种菜,还有炸酥鸡。那顿饭吃的香得不得了,?#39056;?#37117;惊叹:陕北咋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?
    正月十五过完了,整个村子里大部分人都走了,梁家河就剩下一些老弱病?#23567;N颐?#24403;时还奇怪,人都哪里去了?很快,?#39056;?#23601;知道了:大部分人都出去要饭了,从这里走到铜川、西安,沿路乞讨。
    ?#39056;?#20102;解这个情况后,非常震惊,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梁家河的老乡,自己肚子都吃不饱,甚至还出去要饭,却没有亏待?#39056;?#30693;青。这些事情,加强了?#39056;?#23545;这片土地的了解,增进了?#39056;?#23545;父老乡亲们的感情,更促使?#39056;?#36827;一步认识社会的现状,加深了?#39056;?#23545;这个国家的认识。
    石春阳的父亲给?#39056;?#20570;了一?#38382;?#38388;饭后,?#39056;?#23601;开始自己做饭了。?#39056;?#30693;青有国家?#24618;?#31918;,每个月四十四斤原粮,其中有玉?#20303;?#23567;?#20303;N颐前延?#31859;磨成玉米碴子煮着吃,有时柴?#23637;?#20102;,玉米碴子还没熟。在这种情况下,?#39056;?#23601;得吃夹生的。没有菜,大家就让我去跟老乡要点酸菜,我就硬着头皮去要。因为陕北很缺菜,老乡也很困难,他们的酸菜都很少,但是?#39056;?#30693;青去要,他们还是会给一些,有时候能给一小碗。我把那一小碗酸菜端回来,?#39056;?#20845;个人一人分一点,就着半生不熟的玉米碴子吃,勉强?#35759;?#23376;糊弄饱。
    近平后来在访谈中回忆起酸菜,他说:“长时间吃不到酸菜,还挺想。”这就是那个时候留给?#39056;?#30340;特殊记忆,因为那种条件下能吃到一口酸菜,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了。
关键词:梁家河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波斯波利斯vs塔什干棉农直播
湖南幸运赛车软件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下载 5分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福彩20选5谁最厉害 赛车pk10改单技巧 云南11选5走势图在线购买 河北时时现场结果查询 5分彩票app pk10前三稳赚技巧公式 亲朋棋牌平台刷分 福建时时开户 一分赛车技巧 秒速飞艇免费计划网 新时时二星稳赚技巧 mg电子游艺平台网站 云南时时历史